安化黑茶 | 我是制茶师——匡保华

摘要: 安化松针是五十年代作为国庆献礼茶,敬献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款优质名优绿茶,也是我国针形绿茶杰出的代表作品,它的制作工序非常严苛,全部由传统的手工制作完成,到目前为止,是机械无法替代的。

09-08 22:35 首页 安化电视台

建议wifi下观看,土豪随意


 

我叫匡保华 今年62岁,我是一名制茶师,我擅长做的是安化松针。

我从1972年参加工作,就是与茶打交道,至今已有40多了,之前做过茶园培管,财会和勤管等工作。

我开始学做茶就是学做安化松针。

安化松针是五十年代作为国庆献礼茶,敬献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款优质名优绿茶,也是我国针形绿茶杰出的代表作品,它的制作工序非常严苛,全部由传统的手工制作完成,到目前为止,是机械无法替代的。

刚开始学做安化松针,因为没有经过专业的老师指导和技术培训,就是靠自己蛮干,我老公用几个木头钉了一个小木桶,做了一个小木盘,就开始操作了。连杀青用的锅子都是自家炒菜用的锅子。

在一没有技术,二没有条件的情况下,就开始了我的做茶生涯,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尝试做安化松针,因为没有技术指导,自己也没干过,所以,连杀青都做不好,做出来的干茶多半是红梗,黄片,更谈不上圆紧直,所以当时我的心情凉透了,很不是滋味。

老公也不想让我做了,他说不可能做好,因为人家都是做了很多年,我们一没有技术,二没有条件,但是我不甘心,我想人家做得到的,我一定要做出来。


所以后来就是反复的实践,经过十多次的尝试和对比,终于把杀青的这一关过了。

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,因为安化松针是一款外形秀丽,形如松针的一款独特的(名优绿茶),它的特色就是圆紧直,我当时做的那个茶,做出来根本就不像松针,根本谈不上圆紧直,怎么办?我老公又要我打退堂鼓,叫我把自家茶园的鲜叶卖给别人算了,自己不要去吃这个亏,也卖不到多少钱,还吃这样的苦干嘛。

当时我们茶场都是面临下岗嘛,茶园都是归个人管理,没有工资发,必须自己去创造经济利益,自己生活。在这种条件下,我就是反复的实验,反复的做,但是离松针的标准还很远。


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妈还在世,每天都陪着我,忙到傍晚,她老人家也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很多。我妈也劝我,人家都把鲜叶卖掉,你为什么要吃这个苦?

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认准的这个事情,我就是要做好。不达到目的我是不会放手的。就这样,我是天天在他们睡着后起床,我妈担心我身体吃不消,所以我都是等他们睡着了,悄悄起床自己一个人干。


这样经过多次的实验和对比,自己摸索啊,有时候也跑去偷看别人做松针,偷看人家做茶的手法,有时间我也去请教人家,比我做得好的呀,时间比我做得长的呀。我也去和人家探讨。这样年复一年,做了两年时间的后,我终于做出了自己比较满意的茶。

我记得当时拿到县城茶叶公司去卖的时候,大师们给了我一个当时最高的价——78元。因为我们拿茶出去卖,都是摆地摊,三十四十,最高也就是五十多,卖了这个价我真的非常高兴,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因为我觉得我这么没日没夜的干,辛苦没有白费。这个茶卖了以后,更加激起了我对做茶的执着。

也正是因为在那个条件下,也是出于生存的需要,本能,后来我就向邹老师说,我做的茶为什么是扁的?他就跟我讲,采摘原料也是一个关键。粗壮的芽叶不能要,因为全部都是手工操作,不是机械的,如果太粗了,就不可能达到那个标准。

他说了以后对我有启发,所以在山上管采摘都是非常严格的。要求我的采工必须按照我的要求采摘。基本上我的茶拿到市场上去卖,基本上老板们看都不用看我的,只要是我送去的,看都不要看,比较相信我这个人的为人。因为我是一个很直爽的人,我也是一个比较讲信誉的人。


后来到了2003年的时候,我们茶场因为在转型,单位面临破产要转型,20多亩基地,在褒家冲那边,20 多亩基地就没人做,就这么荒了,大家都不愿意干,单位领导也找了几个男同志,就是想要他们出来承包,都不想干,都觉得不划算,没什么利润。

当时因为都没有工资发,都是要自谋出路,我和我的一个同事谌敏巧,她也是一位很优秀的制茶师,她也是我工作上的最佳搭档,因为当时我在二工区任工区主任,她是副主任,我们两个在工作上配合是相当默契的。

她就跟我讲,厂里面二十多亩基地没人做,领导在找人,怎么样怎么样啊,我就说那我们去看一看,看是什么条件,后来当时的场长蒋少剑找我们谈了,前期就是茶园培管,除虫啊,除草啊,平剪呀,一系列工作要做,并且褒家冲茶场的名优绿茶的制茶任务也要承包。当时想着他们不干的,我们可以尝试一下,我们就义无反顾的把这两项工作接管下来。


当时我们两个在工区在也三亩多自己承包的茶园,那段时间真的真的是非常艰苦的,因为每天早上天不亮,就要到外面去请采工,五点多就要起床,把采工安排好,进了茶园以后,然后就去车间进行松针的制作,那就是非常辛苦的。没日没夜的做。

当时领导也比较关心我们,看我们实在疲劳的时候,他们也出手帮我们一把。那个时候每年的干茶也做担把吧,一百斤左右。最多的时候是一百多斤。因为我们签协议的条件就是我们必须完成四担传统的手工制作茶。也就是付给我们两人六千块钱的工资。包括茶园培管,什么都在内。所以男同志都不敢接手。这样的条件,我们做了将近五年。并且除了自己的茶园培管,这边基地上的茶园培管,名茶车间的工作任务,我们都是不折不扣的完成。

当时很多人送了我们两个人一个外号,就是舍命王,用我们安化的方言来说,我记得很清楚,杨来新场长叫我们是“搞不死的母鸡”,虽然这个外号不怎么雅观,当时确实是在拼命,也正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辛勤劳作和磨练,在2005年6月,我们的安化松针荣获湖南省湘茶杯的金奖。同年的4月,安化松针被评为湖南省的四大名茶。

今年4月,我们安化松针代表湖南省,去贵州湄潭参加全国传统绿茶手工制作大赛,并且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,荣获了二三等奖。在6月份,参加了湖南省在石门县举行的传统手工绿茶制作大赛,在手工实操部份,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,取得了1名 2名 4名的好成绩,同时也得到了同行和专家们的赞赏。大家都齐声夸到我们安化松针做得太漂亮了,好像是一种沉寂消失了十几年的绝世武功重现江湖了。虽然这个比喻有点夸张,但是我们听着很舒服,因为这也是我们安化茶人在做安化松针上几十年的辛劳和磨练。我们感到很自豪。


既然爱上做茶这个行业,就必须要有吃苦耐劳,坚韧不拔的毅力,要吃得苦,办得蛮,并且要有奉献精神。

我今年都六十多了,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做多少年的安化松针,因为做安化松针是比较辛苦比较累的,希望有能够吃苦耐劳的年轻人,加入我们的队伍使我们的安化松针得到传承和发扬。



作者 | 王厅 谌伟宜 王佳敏

编辑 | 王祉丹

责编 | 李志贤

蒋 蕾

主编 | 夏庆之

主流媒体

权威发声

关注民生热点,

聚焦社会百态。
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
小编工资与赞挂钩,1个Zan1分钱!


首页 - 安化电视台 的更多文章: